您的位置:首頁 > 中國報道 > 地方新聞>正文

石正麗現身華南海鮮市場帶走2箱樣本

時間:2020-03-06 10:02:11    來源:世界疫情    瀏覽次數:    我來說兩句() 字號:TT

封面新聞記者 梁波 田雪皎 發自湖北武漢


“我是第二次來,來取樣!”3月3日17時許,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現身華南海鮮市場。當天,她和她的團隊帶走兩箱樣本。


“我一直在這。守市場,我沒被傳染。難道我就活該被感染?”3月1日16時許,市場一位留守工作人員仰臥沙發上,有點不忿。


去年年底,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因被指為新型冠狀病毒“疫源地”,一夜之間,華南海鮮市場的名氣,似已超過長江邊的黃鶴樓。


3月3日,武漢疾控部門組織多支消殺隊,開始市場內全面消毒作業。3月5日,消毒結束,市場內囤積貨物也被清空。


從這里開始?也從這里“消失”?于是,封面新聞記者決定:重回華南海鮮市場。


3月3日17時許,由武漢疾控部門組織的消殺人員進入市場,開始對華南海鮮市場內徹底全面消毒作業。


在西區外公路邊,一輛轎車旁,圍著一群人。其中兩位用裝有酒精的噴壺,仔細噴灑了兩個泡沫保鮮箱后,箱子被塞進轎車后備箱。


經證實,泡沫保鮮箱內裝的是剛從市場內取出的樣本。人群中,一位清瘦女士,正是中科院武漢病毒所研究員石正麗。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后,2月3日,石正麗及其團隊通過《自然》在線發表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的研究論文,論文題為《蝙蝠是造成肺炎疫情的新型冠狀病毒的可能來源》。新型冠狀病毒“蝙蝠毒源說”被廣泛引用。不過,很快,石正麗等人5年前發表的一篇論文被扒出,這篇論文題為《一個類似SARS的蝙蝠冠狀病毒群顯示了人類出現的可能性》。論文中的“我們構建一種嵌合病毒”,使得 “病毒系武漢病毒所實驗室泄漏”的傳聞隨之傳開,并將武漢病毒研究所和石正麗本人推向風口浪尖。面對質疑,2月2日,石正麗通過朋友圈聲明:“我石正麗用我的生命擔保,與實驗室沒有關系!


石正麗“用生命擔保聲明”一出,再次遭到廣泛質疑:“石正麗應該拿出科學證據,而不是賭命!


時至3月3日,懷疑與質疑仍在“子彈飛”,石正麗現身華南海鮮市場令人矚目。

石正麗證實,這是她第二次來華南海鮮市場,即來市場內提取樣本,用于研究新型冠狀病毒的環境存活!皝硪淮尾蝗菀!


“相比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研究所,我們提取樣本要少得多,目前所得發現,也與中國疾控結果一樣!笔愓f,“他們比我們發現的多些,我們沒什么發現!


話題最終還是轉到了早前“論戰”上。


“這陣好了一點,前一陣把我們罵死了!笔愓f,媒體報道的點,和她們想說的點,不在一條線上,容易產生誤解,“其實我們做了好多事情,搞得我們什么話都不敢說。一說就批一通,啥都不敢說!薄拔乙呀涱I教了,我現在害怕!


石正麗進一步解釋,事實還沒有完全弄清楚時,老百姓就會信那些謠言!澳悴徽f嘛,他說了,然后他就信他說的。我們不是不說,是因為我們沒有拿到最終結論,不能隨便說。因為我們做科研的,沒數據,我們不會隨便說,也不好說!


至于那句“用生命擔!,石正麗坦言,那是生氣時情急之下說的。


新型冠狀病毒“到底從哪里來”?石正麗回應稱,“這個我們肯定搞不到,要靠衛生部門和疾控系統!


鐘南山院士早些時候曾指出,華南市場關閉導致中間宿主難找到?石正麗更是直截了當:“他說的都是對的!


公司人員“零感染”?


成為風暴中心之前,華南海鮮市場的名氣,僅限于華中地區。


公開資料顯示,總建筑面積約5萬平方米,云集經營戶1000多戶的華南海鮮市場,集海鮮、冰鮮、水產、干貨等為一體,規模華中地區最大。


站在江漢區發展大道與新華路交叉十字路口,面朝北,層高兩層的華南海鮮市場,被新華路隔為兩個區。左邊西區,右邊東區。通過無人機拍攝畫面空中俯瞰,市場屋頂呈黑色。


主體公司名叫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兼總經理余甜,股東余其澤。據中國經營報報道,余其澤系余甜的弟弟。父親余祝生被當地一些人尊稱為“大哥”。


公司辦公樓,位于市場東區最東端,緊鄰發展大道余新華路十字路口。3月1日16時許,從大門進入,兩位年輕男士正坐在廳內沙發上,一人斜臥著,一人正身坐著。


兩人證實,他倆是公司留守的內部安全人員!皳氖袌霭l生意外,我經常進入市場內!闭碜哒f,除了他們,公司其他人沒人上班,公司管理層任何信息,他也無法提供。不過,他可以肯定的一點的是:截至目前,公司所有人員零感染!拔疫M里面,就戴著一層口罩!毙迸P沙發者語有點不忿,“我沒被傳染。難道我就活該被感染?”說完,他點上一根煙,吸了一口,雙目望向屋外。此時,市場傷口正飄著小雨。


最近一周時間以來,封面新聞記者連續來到華南市場走訪時留意到,市場關閉后,負責看守分為內保和外保。身著日常普通服裝者,可以隨意進入市場內。而身穿保安服裝者,要么守在入口處,要么在臨街巡邏著。


2月29日,身著保安服的男士說,他和同事被派人市場外圍值守,已經20多天了。如果要被感染,早就出現癥狀了。不過,他們目前無一人發現有癥狀!坝行侣剤蟮,鐘南山說華南市場可能不是源頭,我也覺得它是背黑鍋了!


保安說話間,一位穿著拖鞋的男子,徑直從西區入口走向市場內后經證實,這位男子是華南海鮮市場留守工作人員。再后來,也就是3月1日,在華南集團辦公區大廳,這位“拖鞋哥”正是沙發上的“葛優躺”者。


華南海鮮市場公司所有人員“零感染”?


3月5日,封面新聞記者通過該公司人力部門予以求證。一位陶姓女士表示,疫情發生前,她休產假了。不過,據她了解,“公司同事都沒事,大家都好好的!


市場將徹底“消失”?


從3月2日開始,華南市場一改關閉后的冷清,陸陸續續有施工人員來到新華路,給市場打圍。3月3日下午,江漢區區委宣傳部派駐現場的工作人員證實,市場內全面徹底的消毒工作,將在3月5日前結束。此前,有消息稱“華南市場將被徹底消失”。這位工作人員回應,“場內囤積物將被處理。當然,主體建筑不會被拆除!


3月3日下午17時許,封面新聞記者跟隨一組消殺工作人員進入西區十五街看到,市場內陰冷潮濕,加上使用的應急電源,場內光線較昏暗。


一位希望匿名的消殺人員透露,市場關閉后,已開展多次消毒。而這一次作業,需進入鋪面內部進行深度消殺,為清運囤積物資做準備。市場內光線較差。有些鋪面還有小閣樓,需要消殺人員扶著樓梯或簡易梯子爬上去,再進行消殺!艾F場濕滑,這樣上下梯子,需格外小心!


這位消殺人員說,按2月25日制定的消殺方案,市場物資清運出市場時,物資全面消毒作業也由各消殺隊負責。待物質全部清運后,市場還將進行一次終末消殺作業,而后再進行現場樣本采集并送檢。


1月26日,據央視報道,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所首次從華南海鮮市場的585份環境樣本中,檢測到33份樣品含有新型冠狀病毒核酸,并成功在陽性環境標本中分離病毒,提示該病毒來源于華南海鮮市場銷售的野生動物。陽性樣本分布在市場22個攤位和1個垃圾車,其中分布在華南海鮮市場西區的陽性標本31個,占全部陽性標本的93.9%。


早前,武漢市場監管部門調查發現,華南海鮮市場名義上是海鮮市場,實際上是一個綜合市場。市場西區存在野生動物交易,尤其是西區七街和八街靠近市場內部區域,存在多家野生動物交易商鋪。


封面新聞記者注意到,中國疾控中心檢測數據顯示,西區七街、八街靠近市場內部區域的陽性標本有14個,占全部陽性樣本的42.4%。


日內瓦時間2月28日,世衛組織在日內瓦召開新冠肺炎發布會。


世衛組織衛生緊急項目技術主管瑪麗亞·范·科霍夫表示,去年12月的一些初始病例與華南海鮮市場有關,但另一些初始病例并沒有與該市場有接觸。穿山甲有可能是中間宿主,但尚不清楚細節。


世衛組織衛生緊急項目負責人邁克爾·瑞安同時表示,冠狀病毒在某個地方出現,是自然史上的不幸事件!拔覀冃枰私獠《镜膩碓匆员阌诳刂扑,避免其再度來襲,而不是去責怪誰,或是哪種可憐的動物的過錯,動物沒有錯!


不是唯一疫源地?


“我第一次接觸新冠肺炎患者,是去年12月29日,在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會診的時候!3月2日,感染新冠肺炎39天后,重回工作崗位第一天,武漢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告訴封面新聞記者,當時,因為有著傳染病經驗,他的警惕性較高。


除副院長職務,黃朝林還有一個身份,湖北省醫療組專家。1月24日,黃朝林等人通過醫學期刊《柳葉刀》在線發表論文顯示,41個病例中,只有27個病例有海鮮市場暴露史。這篇論文還提醒注意,2019年12月1日首名發病患者,并無海鮮市場暴露史。


黃朝林等人論文,和武漢市衛健委等部門發布的排查信息,卻存不同。


無論是2019年12月30日,武漢市衛健委醫政處通知要求各區衛建(衛計)局、各委屬醫療機構,“清查近期去過華南海鮮市場或在華南海鮮市場附近工作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人”。還是2020年1月5日,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報送國家衛健委的《關于湖北省武漢市華南海鮮市場不明原因發熱肺炎疫情的病原學調查報告》以及武漢市衛健委在第一版《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診療方案》中,華南海鮮市場均被視為新冠肺炎疫源地,并成為“眾矢之的”。


不過,隨著時間推移,包括一線醫院、科研院所在內,眾多科研人員“蜂擁而上”展開了疫源地溯源研究,使得新冠肺炎疫源地研究不斷得到深入。其中,華南海鮮市場“不是唯一疫源地”說此起彼伏,從而讓“疫源地在哪里”變得愈加撲所迷離。


其中,直接提出“華南海鮮市場并非疫情發源地”,是中科院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副研究員郁文彬(2月22日,封面新聞曾予以報道)。


這項研究成果,于2月20日通過中國科學院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通過官網發布。中科院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辦公室主任殷壽華短信回復封面新聞記者,“該論文處于預印本狀態,其研究結果等待同行專家評議!


據論文報告,科研人員收集了公開數據庫中覆蓋四大洲12個國家的93個新型冠狀病毒樣本的基因組數據,基于120個變異位點得到58種單倍型(基因類型)中,來自華南海鮮市場患者樣品單倍型與H1有關,而作為更古老的基因類型樣本H3、H13和H38則來自華南海鮮市場之外?梢,華南海鮮市場的新型冠狀病毒是從其他地方傳入進來,在市場中發生快速傳播蔓延到市場之外。


郁文彬副研究員作為第一作者的這篇論文發布后,立即引發“新冠病毒可能存在多個疫情發源地”猜想。武漢大學醫學部病毒學研究所副所長楊占秋對此表示,新冠病毒可能同一時期有多個發源地,有可能來源于不同動物、不同人或不同地域,這將給尋找病毒源頭和疫情防控帶來更多挑戰。


世衛組織衛生緊急項目負責人邁克爾·瑞安2月28在日內瓦指出,關于任何疾病的來源,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冠狀病毒是全球現象,在全世界都存在。


“重要的是我們不要去責怪其地理來源,而是關注如何應對及遏制病毒!


消殺人員在市場西區展開消毒作業。

消殺人員在市場西區展開消毒作業。

被忽視的小診所


疫源地撲所迷離,新冠肺炎“零號病人”和“一號病人”是誰?至今也是一團迷霧。


“零號病人”指的是第一個受感染,并開始散播病毒的人。流行病調查中,零號病人也被稱作首發病例、標識病例。不過,這個攜帶了病毒的人,不一定會發病。因此,還有“一號病人”的說法,標記的是第一個出現癥狀的病人。兩者不一定等同,往往還不是同一個人。在他們身上,流行病學家能找到重要的指征意義,為后續預防和治療提供指導。


去哪里去找“零號病人”或“一號病人”?多位流行病學專家支招:去醫院找到發熱病人病例。


地理方位看,華南海鮮市場所處位置不僅特殊,而且周邊醫院較多。同時,還緊鄰2019年春運40天發送旅客550萬人次的漢口火車站。


從華南海鮮市場向南行約500米,是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該中心負責武漢地區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處置、疾病預防與控制、疫情報告與信息管理等工作。


武漢疾控中心對面,是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協和醫院腫瘤中心。疫情發生后,已被確定為新冠肺炎危重癥收治定點醫院。


向西不到100米,是武漢市優撫醫院。這是一家二級綜合醫院。據公開信息顯示,2019年12月12日,這里曾接診一名發燒干咳患者,或是武漢市最早一批新冠肺炎患者。


再以華南海鮮市場為中心,將視線范圍擴大,封面新聞記者發現,往東2.3公里,是武漢中心醫院后湖院區,往東南方向1.6公里是武漢市紅十字會醫院,往南1.9公里是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上述三家醫院,目前都是新冠肺炎危重癥患者救治主戰場。


同時,從空中俯瞰,華南海鮮市場周邊分布大大小小新舊小區數個。不過,據多位市場經營戶透露,市場從業者多數租住在東區一墻之隔的舊小區。


小區居民介紹,這里很早就發現有住戶感染,小區大門右側的武漢眾生綜合門診部,或是最早接診診所之一。該診所已于武漢封城前關閉,玻璃門上張貼通知顯示:“內部裝修,暫停營業15天”。


據下沉該小區值守工作人員透露,診所醫生也被感染。封面新聞記者撥打診所徐姓投資人的聯系方式,提示語音顯示,該手機號已啟動通信助理漏話提醒,暫時無人接聽。


新冠肺炎“零號病人”和“一號病人”能找到嗎?浙江大學生命科學研究院教授王立銘曾通過認證微博表示,“就這次新冠肺炎疫情而言,我對于找到所謂零號病人是比較悲觀的!


3月5日中午12時許,華南海鮮市場內消毒幾近收尾,數百個綠色垃圾箱里,裝滿了從市場東西區清運出來的囤積物。


據現場工作人員早前介紹,囤積物將被轉運到指定地點,作無害化處理!耙磺袕倪@里開始,一切也從這里消失,華南海鮮市場將變干凈!”


相關新聞
    無相關信息
河南快3走势图